老兰

前方路漫漫,心中梦依然。明知书途苦,寂寞奋力攀。未觉身竞老,何患独行难。不才憔悴貌,但求知音宽!

忆江南

山岚扑面风满怀
日晕罩顶锦运开
秀色还须心秀领
蓝天更在深蓝外

江      南

即使在寒冬
看到江南两个字
心里都是暖暖的
因为
江南
那是诗和远方

霜      花

凛冽风在窗外
隔着玻璃
与室内的温柔
打招呼
留下这冷峻的容颜
室外的晨光
油画般模糊

在这儿眺望着
春的笑脸

晔不是华

央视在宣播一则消息时,将长春某制药厂中的一名人员蒋景晔念成蒋景华。而且昨夜今朝数次都这么念,虽然,汉字有通假效用,但康熙大帝玄晔却是大都数中国人都知道的名字,作为央视的主播人员,这个小细节的名字岂能念错!
       

大       雪

雨势催猛山倾隈
雪尘累积路失人
皑皑天地混一色
咽咽鸟兽顿迷踪

今天12点26分戊戌年大雪。美图源自网络。

坚韧的坚持

美国作家欧·享利的小说《最后一片叶子》描述了一个绝望的病人,望着窗外对面墙上的那串叶子,慢慢地数着一片片凋零。可是有一片叶子顽强地在藤上,保持着原来的色泽。这给了那个病人自信心和希望,从而康复的故事。那片叶子却是一个老画家在风雨之夜画上去的绝笔佳作,以假乱真!而埇桥区胜利路小巷中的这几株墙壁缝隙中顽强的植株,我想:在城市小街巷改造中工人们一定也都看到了,可他们却并未随手拔了它们。因为,那是所有生命对另一类生命的敬重!
    想想那缝隙间脊薄的养料,只有雨水的光临才有片刻的滋润。可那几棵植物,互相点赞着,鼓励着,在微风中摇曳着羸弱的身躯。因为,它们心中有阳光!

雾锁蛟龙,车速龟行!

泗州新貌

泗州戏的主流舞台,拉魂腔的主力发源地之一,合连青高铁途经站之一。一甩五四零的落后帽子,道路干净整洁,城市建设新潮,渐渐的成了皖东北大平原的新贵!

小     雪

云来匆匆弹天絮
落满孔孔细如烟
怯怯泉心才捧出
廖廖画意试涂之

今天17时零1分戊戌年小雪,歌哉志之。